2019 09月20号
“职业农民”教育,会是下一个千亿大风口吗?
编辑:新农人

微信图片_20190920135543.jpg

教农民如何种田,还要跟他们收费,这事靠谱吗?

资本的押注或许能给出提示。近日,被称为农业版“知乎”的天天学农宣布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,由雍创资本领投,经纬中国跟投。

成立两年以来,天天学农累计已获得4轮近亿元融资。同样涉足农业知识信息服务领域的新农宝、农世界、南泥湾平台等同样获得资本下注。

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正把目光投向下沉市场,农业教育正是其中一块尚未被完全开发的丰沃土地。

做个农民,年薪40万

对依靠种田为生的农民来说,乡村不只是田园牧歌,更有天干物燥,四季虫害,树不挂果,草不低头……

随着国家对农村土地流转的大力支持,很多“新农人”选择承包土地进行大规模种植。对他们来说,种田这门手艺,不再是力气活,而是需要能力和资本的技术活。

以农业为职业、有相应的专业技能并且达到一定水平的现代农业从业者,被称为“新型职业农民”。他们普遍对互联网接受度良好,对农业知识和技术有硬需求。

天天学农这类农学平台面向的,正是这批大、中型农业种植户。

刘伟是典型的“职业农民”。虽然出生在农村,但从来也没下过地干活。初中毕业后,刘伟一直在外打工,直到父亲重病才不得不回到村里。他承包了一座占地100多亩的果园,种植各种品种的桃、梨、草莓等等,还散养着一批鸡和羊。

对刘伟来说,有国家政策扶持,加上家里亲戚帮扶,果园成本并不高;如今大家消费水平日益提高,果园里品种多,除了外销,还能用来供采摘,并不愁收益,年入40万不成问题。

唯一让他发愁的就是两件事,一是果园的打理,从没有过相关经验的刘伟只能选择百度或者翻书,往往还是一知半解。除了这个,农村懂果树种植的人才少,愿意在果园干活的年轻人也少,这同样是让刘伟很心累的事,从分枝到病虫害防治,都得他一个人盯着,几乎分身乏术。

从一家一户的自给自足到经营管理一片果园,一个鱼塘,一座农家乐,农民有了更多的知识诉求,针对农民的职业教育成为他们亟需满足的刚需。

据农业农村部数据统计,2017年全国新型职业农民总量已突破 1500 万人,其中45 岁及以下的占54.35%,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占30.34%。职业农民正呈现越来越年轻化,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的趋势。

据了解,今年中央财政继续安排20亿元,聚焦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、农业远程教育等计划上,预计全年培育职业农民100万人以上。

种植大户和快手老铁,你更喜欢谁

目前,很多农民职业培训往往是政府主导,以乡县为单位进行统一开会或者是走访。

这种模式显然不能满足注重实操的职业农民的需求。像天天学农这样的农民职教平台建立,也是为了填充农民对于新技术,新知识的需求这块市场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受限于较为分散的地理位置,目前针对农民的职业培训往往多数以线上远程培训为主,线下活动,游学等是少数。其中,短视频课程的形式更为常见,即问即答成为一大特色。

2019年5月,成立仅一年左右的农业知识短视频平台蜜蜂TV完成近千万元战略融资。目前平台上入驻了200多位农技专家,聚焦在柑橘、葡萄、苹果、辣椒、玉米等农民关心的经济作物上,比起啃书本,短视频的形式更为轻松有趣。这些专家不仅理论知识丰富,更多的自身就是种植大户,有多年的田间实操经验。

尽管农技类大V目前还没有红出圈的案例,但他们仍然是很多农民职教平台的重心。天天学农将签约的500多名农业专家一个小时左右的课程分成10分钟左右的小课进行付费上线,方便用户随时打开,随时学习。除了评论区可以向专家提问外,付费用户还会有微信和qq群可以和他们联系。

这些专业农民职教平台之外,一些“野生”大V可能更受关注。

以快手为例,农业类主播在平台上人气居高不下。农业苑、翟会长讲三农等,粉丝超百万,除了老铁双击666,他们往往会在直播中分享一些跟农业有关的政策、技术知识,在线解答很多人的疑问。

在抖音上,湖南潭州的农业专家团队,通过他们抖音号@农业百科来给粉丝解释果园为什么要长草,柿子树为何放水,拥有近70万的粉丝关注。

微信图片_20190920135640.jpg

就在7月3日,武当山第一届花果山农业服务队快手农业大咖技术交流会上,60多名快手农业主播与当地农户交流了农业生产的高效技术、管理经验、包括营销方面的一些玩法。

在农民职教平台尚未触及到的地方,类似快手、抖音等平台同样孕育了一批农业大V,用寓教于乐的方式在做农民职业教育这件事。

今年初,农业服务平台“农世界”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,其创始人廖海靖对媒体表示,农业“可能是最后一个没有被大量开发和创新的处女地”。

不包括在外打工的农村人口,中国大约有2.6亿农民扎根于土地讨生活。

从国家第三次农业普查的数据来看,我国小农户的劳动生产率,仅仅是欧美发达国家的2%。尽管美国耕地面积是中国的1.5倍,但美国农民的年收入却是中国的25倍。以邻国日本为例,日本农户一年也有近4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。

数据显示,中国已知的农业知识服务市场大约在千亿左右,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曾表示,到2020年,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将达到2000万人。

对像天天学农、蜜蜂TV这样有资本加持的平台来说,农民职业教育的千亿风口,挑战者不只有对方,还有更常被打开的抖音、快手等平台。如何将晦涩难懂的农业技术知识传到田间地头,或许会是制胜关键。


本文来自投中网旗下微信公众号“象三一”,作者 杨燕

博评网